恋人との唯一小さいの家

【P站同人安利】名探偵と日本刀系列一:怪盜基德VS幻之日本刀(又名:怪盜基德偷刀記)上


裱纸from

强烈、5星级MAX、力荐P站的上野すずり太太寫的刀男X柯南的「名探偵と日本刀」 crossover系列,無意間在P站翻到后一直沒時間啃,前兩天好不容易能啃了后簡直服了太太的文筆了,在群裡直播過劇情后小夥伴也紛紛點讚,特此也來好好安利一發,表示此系列是太太是15年就開始連載至今(未完),一共有3個篇章,先安利的是第一篇:怪盗キッドvs.幻の日本刀 (意思如標題)是也。


注:本人日語能力只能看懂7-8成,逐字翻譯無能,若有願意翻譯的可去P站問太太要授權(有梯子都能翻過去,或者我也可以幫忙要)

另,下面開始本人會大致介紹劇情內容,所以若有能自己啃生肉糧的,強烈建議自己先去點上面的傳送門去啃原文(原文真得寫得超棒),下面我寫的內容全是劇透是也,是專門給無法啃生肉的小夥伴的。

然後此系列無任何CP向注意,喜歡的請為太太打分應援。

因篇幅較長,今天先放上上部的邂逅篇和事件篇。







OK,準備好了嗎?看過上面的注意事項,確定無法自己啃生肉的就向下拉吧







故事發生在某天,園子伯父鈴木次郎吉大老爺,要在自家的鈴木大博物館舉辦一次『三武将展』(伊達、織田、黑田),屆時將展出這3家的各種國寶(包含刀劍),而園子對這個展覽很期待的原因是,怪盜基德發出的預告信。

這封暗號信原文:『三武将集いし最後の夜の五つ刻。その身を焦がし、白粉を塗り替え、金を纏うも刃を欲す哀れな姫君をさらいに参ります』(本人能力渣不知怎麼翻是好,中心意思就是基德將在三武將展最後一天的晚上8點,將來帶走被火燒過、重新刷過白粉、即使身著金裝也想要利刃的可憐“公主”)。次郎吉和中森警官他們都推斷出是要偷織田和伊達家都擁有過的『幻之日本刀』——『燭臺切』,原因跟燭臺切的事跡有關:燭臺切在關東大地震時遭遇過火災被修過,然後他的內套(なかご)閃著金光,而燭臺切被伊達政宗獻上給水戸徳川家時,在酒席上水戸頼房說了『吾等に嫁入らせ候へ』這樣一句話,就像是迎娶一樣,所以跟“公主”有些類似。

在預告信前一日偵探團全員和阿笠博士他們也一起去看了展覽,博士還細心地為大夥兒科普燭臺切的生平事跡,隨後他們連續遇到了2個NPC:鯉口清峰(男,部分展品原屬博物館的學藝員)和鍔木七緒(女,次郎吉請來的鑒定專家之一,專負責刀劍部分),然後鯉口清峰便帶領偵探團大夥兒去參觀其他刀劍和刀裝,而柯南則因某件事暫時掉隊。

原來柯南注意到了人群中一個穿著很奇特的人,正一臉嚴肅地盯著織田家的『本能寺之變』展臺,此人的外形描述為:


(長下擺、一身紫,豎領,不用說,長谷部是也)

然後柯南就過去跟他打招呼,結果第一聲他不理,然後柯南就喊:「ねぇ、神父さん。織田信長好きなの?」(吶,神父桑,您喜歡織田信長?)

這時長谷部才有反應,用很冰冷的語氣回答:你為何那樣認為?
柯南:因為你一直用很可怕的眼神看著這個展示,這是本能寺之變吧?

長谷部:我是問你為何覺得我是神父?
柯南:因為你的衣服像神父和牧師的法衣啊?


這是柯南在向長谷部科普了一堆神父和牧師,最後說這附近沒西方教會,所以我覺得叔叔你是哪兒來的神父桑?

而長谷部敷衍的回答了下嘛,算是的,但柯南發現他在撒謊,於是柯南說但是好奇怪哦,明明神父都是一身黑的法衣,像叔叔你的紫色好難得一見啊。(PS.長谷部已經被柯南搭話的有些不耐煩了)


↑這一段就是柯南指出長谷部的“法衣”居然沒紐扣


↑然後發現長谷部的皮帶很寬,還指出長谷部的燕尾服是跟軍裝配套的,為何他沒穿軍裝

長谷部:你想說什麼?
柯南:啊,我只是覺得奇怪,惹您生氣了對不起
長谷部:突然被一個不認識的小孩搭話,還被巴拉巴拉說了一堆....
柯南:是嗎,對不起啦,叔叔...

接著長谷部說我也許跟你這樣的眼鏡小鬼總有些挖苦之緣,然後就說他很像某位認識的眼鏡小鬼...


↑這時有個黃髮、穿得像學校制服的軍服、帶著紅色眼鏡的小孩(不用說,博多,還一直喊長谷部大叔)跑來跟長谷部用方言打招呼,接著還被長谷部氣得要求改口,最後博多將長谷部拉走,徒留柯南一人在原地。

另一邊博士他們分頭行動(因為信號不好偵探徽章聯繫不上柯南),博士、灰原和步美一組,結果在墻角發現一個小孩一直站在那,他們以為是跟家長走散的孩子就去搭話。

步美:吶,你怎麼一人?你父母呢?
??:父母?我..沒有父母,剛才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對小孩的形容,長髮被紅繩子高高扎起,三白眼,藍色浴衣(小夜是也)



↑而她們在繼續詢問他名字然後想把他帶到STAFF時,一個喊小夜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淡色長髮男性、不穿和服裙子、赤紫色中帶著白的豎紋花紋,跟小夜穿著形成一種對照(宗三是也)

小夜跟宗三為走散道歉時,博士對他們產生了好奇,就問:你們跟鈴木桑是熟人嗎? 宗三回答:不,怎麼說呢,應該跟展示品有關係。

正當博士要繼續問的時候,又來一個少年(形容頭髮修剪的很整齊,之後宗三稱呼他)過來喊宗三和小夜,厚跟他們確認好博多已經找到長谷部后,宗三讓小夜和厚趕緊先去黑田家展區,臨走前厚和小夜不忘謝謝博士他們。而還未離去的宗三看向灰原時,注意到了什麼。


↑ 灰原形容宗三當時的微笑和眼神像是看透了什麼似的(還懷疑是他是不是組織相關),只見她蹲下身靠近灰原只用灰原能聽到的音量問:你也被打磨過了?結果下一秒宗三說:嗯,沒什麼,失禮了,然後離去。

另一邊,元太和光彥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柯南,對他講起了剛才在伊達家的展區遇到的一怪人之事。

當時2人在伊達家的那個展區的某把刀展示台前,元太還總是把那位的名字叫錯(叫成o o ka ra ku ri),然後他們發現光彥的偵探徽章不見了,趕緊四處找,然後元太就用自己的去呼叫光彥的,接著聽到了一句“喂”,2人還被這聲音嚇得一顫。


↑ 形容2人當時很害怕眼前這位黑皮膚的高個子男人,還發現他有刺青,以為是黑XX(不用猜都知道誰),還數一二三想趕緊逃。

結果大俱利一句:拿去。就把手上的東東扔過去,一看是光彥的偵探徽章。

然後俱利當時都背過身走了,光彥還是好奇問:為何知道這是我的?
俱利:這東西一直『ないない』叫的吵死了,我只是想讓它立刻安靜
元太:哥哥,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俱利:你們不需知道,
因為不想跟你們搞好關係
然後離去,留下一臉懵的2人。

回到現在,元太和光彥跟柯南形容俱利是穿著校服的怪人(本來以為是服部平次那樣的),還認定他是某個小組織的年輕頭子(因為刺青),光彥還說這人感覺是傲嬌。然後博士他們也來匯合了,灰原和柯南互相交流了下遇到的“怪人們”(灰原特地形容宗三的木屐鞋是女性的)。


到了預告日那天,園子和蘭也來了,她們倆表示前一天也來過,接著次郎吉給柯南們展示了下他在燭臺切四周佈置的各種陷阱,例如一旦基德跳到玻璃展臺上四周就會豎起鐵壁包圍,天花板會有電流等等,還說基德偷刀的時間臨近那時會把燭臺切換成仿品。然後園子提到了前一天和蘭碰到的一個帥哥,說對三武將家特別是伊達家歷史灰常了解,還非常紳士(描述到那男的帶著眼帶時柯南心一顫以為是組織相關人士)。



↑ 結果說曹操曹操到,她們又遇上那位帥哥(黑西裝、手套、黑髮、右眼眼袋,這也不用猜了吧,下面為了避免跟被偷的刀重複稱呼他光忠

然後與他交流時柯南發現此人確實彬彬有禮,沒有任何類似組織人員的殺氣,當她們問其名字時,他回答叫長船光忠。接著光忠再帶2位女士和柯南去參觀下幾把有名的刀聽他科普(參觀的是伊達組、左文字、壓切等),中途柯南還不小心講出了自己對三武將家的了解。


燭臺切:柯南君你對日本刀真是了解啊

柯南(慌):呃,是電視上的『織田信長の愛刀特集』!

燭臺切:嗯,今天那2把也展出了哦


這時基德的預告時間(8點)要到了,柯南等人立刻趕到燭臺切的展臺,那裡已經人山人海,蘭這時想打電話問毛利大叔在哪,結果一不小心錢包里的硬幣掉了出來,燭臺切也趕緊幫忙撿,蘭說錢包拉鏈似乎有問題....而望見這一幕的柯南似乎發現了什麼問題,想到了預告信的暗號的實際意思...

突然展館內燈一下子全滅,中森警官趕緊要求啟動備用電源,過了一小會燈一亮,大夥兒大吃一驚,燭臺切還在展臺上一動不動...而柯南則不見人影,他正趕緊往黑田家的展區奔跑,結果就如他所料,壓切的展臺玻璃上貼著一張白色卡片:


可憐的公主,已被我接走 ————怪盜基德


tbc,明天放下部的推理篇解決篇

评论(2)
热度(50)

© アズヤのへ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