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との唯一小さいの家

【P站同人安利】無自覚の恋愛指南(柯南X小滑冰,已完結)


裱紙from:


最近由於也沒找到什麼有意思的糧,就想起收藏里還有一躺了很久的這篇高分文,就重新把它啃了一邊后決定好好安利下吧,真心服了日本的太太們,柯南真的是跟誰都能crossover....

作者名為空猫,原文地址→點我,小滑冰CP維勇ONLY,柯南那邊最後有一點新蘭注意,本文事件中沒有人死亡(。喜歡的希望請為太太打分應援。













注:本人日語能力只能看懂7-8成,逐字翻譯無能,若有願意翻譯的可去P站問太太要授權(有梯子都能翻過去,或者我也可以幫忙要)

下面開始本人會大致介紹劇情內容,所以若有能自己啃生肉糧的,強烈建議自己先去點上面的傳送門去啃原文,下面我寫的內容全是劇透是也,是專門給無法啃生肉的小夥伴的。

還有,文中對話框「」是日語,『』是英語。














OK,準備好了嗎?看過上面的注意事項,確定無法自己啃生肉的就向下拉吧













故事發生在YOI原作之後,勇利轉移訓練場所去俄羅斯期間,某天他倆要來日本參加一場大型花滑表演,而鈴木園子家正好是贊助商,所以她就立刻邀請毛利一家和偵探團一起去了,正好在演出開始半天前她們能提前進場館一公眾開放冰場滑冰,毛利完全不感興趣就選擇在邊上的椅子上睡覺,柯南和灰原本來都沒滑過冰不想上冰的,就在他們顫顫巍巍的準備上冰(偵探團們在呼喊)時,一個邪魅的男聲傳來:WOW,已經有人了啊(英語)。


↑ 接著一個黑髮青年出現在這位銀髮青年旁用英語跟他對話,園子立刻認出了是維克托和勇利開始大叫,2人也笑著自我介紹。


↑ 偵探團也立刻上去圍住2人,園子則大膽地提出一起用茶的邀請,維克托認出園子是贊助商的千金就答應了(本來他也願意的)。

接著一行人高興的趕緊去餐廳,當然臨走前蘭趕緊把睡得著呼呼的毛利喊醒(還是維克托問了句把睡在這兒的這位大叔放這大丈夫?)。

在餐廳,維克托盡量用日語跟大夥兒聊得不亦樂乎,還談到了戀愛話題(就是問園子有男友了嗎),被回答京極真后2人都表示認識(一起接受過採訪),接著還問到了蘭,讓人家還一下子不知所措,園子就替她回答了工藤新一,而維克托就反映過來是工藤優作的兒子嗎?因為他看過優作的小說以及有希子的電影,得知新一為了案件一直不見人影時他覺得很奇怪。

接著光彥就感歎維克托日語真好(他一直用日語對話),蘭就好奇問他怎麼那麼快學會日語的,維克托就爽快的回答有那個國家的戀人就好啦~(還調侃了下一旁的勇利)


↑ 

這時,一用俄語喊著“你們在這啊!”的男聲傳了過來,只見是一銀髮,長得非常壯實的男性,原來他是維勇二人在俄羅斯的商業經紀人瓦吉姆(全名ヴァジム・チェルノイヴァノフ,因臉上有刀疤維克托還用日語說你們看他是不是像黑手黨),正為維克托拉著勇利跑出來玩了30分鐘不見人影而著急和氣憤(因為馬上要進行演出前的碰頭),於是2人趕緊跟大夥兒道別然後和瓦吉姆離開,離去前維克托為了安撫有些緊張的勇利抓著他的右手,摟著他的肩膀,在他們走後柯南很是奇怪2人怎麼這麼親密(他平時不關注花滑的),而身為勇利粉的灰原淡定的告訴他這已是他們的家常便飯。


之後,大夥兒又去公眾冰場愉快地滑冰,就在演出正式開始2小時前(大概下午5點),一個慘叫聲劃破天際,是從演出專用冰場那傳來的,聽到叫聲柯南和毛利立刻衝過去,發現臉色無比鐵青的勇利,正從2冰場的通道最近的一男廁所里跌跌爬爬跑出來,往廁所一看,只見在一單間里,瓦吉姆坐在地上,背靠墻,頭破血流已不省人事,柯南立刻大喊讓毛利報警,自己上去一查看發現其還有呼吸,蘭也趕緊去醫務室找醫生,就在柯南趕緊做應急措施時,瓦吉姆的眼睛艱難地睜開了一點,吐出了「――るそ、…じぇ…しぇ…」這些字,然後把右手緊緊抓著的東西展示了出來...

警方和醫護人員也迅速趕到,瓦吉姆所幸沒有生命危險,先暫時躺在醫務室等恢復意識,通過勘察很快判定出其是被長得比他矮小的人襲擊導致的(打的是他太陽穴),凶器乃廁所里一拖把上的金屬把手(凶器當時就倒在他旁邊,上面指紋被抹掉了),佐藤刑事向目暮警官報告能進入這個演出冰場的只有STAFF和選手,入口在開演前一直鎖著,所以只有工作人員通道能用,所以根據案發時間前後的監控影像和排查,發現只有5人沒有不在場證明,因此暫時把他們都集中在接待室中。

5人分別是:

冬野貴夫,一名右臂上有STAFF袖章,身穿工作服的青年,說話語氣看似很沒底氣的樣子,自稱案發前一直在操作製冰車來清理冰場(演出用),因車子聲音很大的關係一直沒聽到過慘叫聲,直至警方來了后才知道出事。

冰室愛,職業花滑女選手,今日受邀來參加演出,20歲出頭,茶色頭髮(扎著糰子頭),自稱案發前在休息室邊喝茶邊看視頻檢查動作,因戴著耳機所以也沒聽到過勇利的尖叫。

雪野謙也,冰室愛的商業經紀人,看似20後半,長得高卻有些瘦小,自稱案發前在走廊里喝咖啡,聽到勇利尖叫聲也立刻趕過去了,但因為所處位置在案發洗手間的一樓所以到的慢了一步(這點蘭證實了)。

剩下的就是維克托勇利了,勇利說在3點開始進行40分鐘的磋商后,去檢查并試穿服裝,然後跟維克托一起回房間休息了一會時,發現自己的戒指不見了,就趕緊出來找(5點前),想著是不是上廁所時忘在那了所以去了洗手間,結果就發現了受傷的瓦吉姆......維克托表示自己跟勇利說得一樣,在勇利出去找戒指后他也換了下衣服再出去,隨即就聽到了尖叫(蘭和園子也證明了維克托是在他們之後趕到的)。

而維克托和勇利卻被毛利和目暮警官猜測最有嫌疑,原因是勇利丟失的那枚戒指,正是瓦吉姆手中緊緊抓著的那個東西,看到警方亮出的戒指后勇利臉色慘白,而毛利則開始了自己的例行推理:


↑ 反正就是認為勇利跟瓦吉姆因什麼事起了爭執,勇利一氣之下用了拖把打了瓦吉姆再把他拖到洗手間單間再偽裝成第一發現者,而瓦吉姆昏倒之際把勇利手上的戒指搶了過來緊緊抓住,當然毛利最後不忘作死說一句:犯人就是你,勝生勇利選手!

當然此推理立刻被推翻,冰室愛和雪野謙也馬上就證明了勇利在試衣時就發現戒指不見了(換衣服時取下來的,她們還幫忙找過),雖然很著急但他還是很禮貌把衣服換回去后再去找,維克托也表示瓦吉姆是很優秀的經紀人,一定是從犯人手中保護戒指才會緊緊抓著的,柯南看了勇利完好無損的手后也判定絕不是從勇利手上搶走的,因為瓦吉姆從身段看就很強壯,如果強行把戴在手上的戒指搶走的話,勇利的手上必然輕則有傷痕,重則骨折,因此勇利的嫌疑完全解除。當然維克托也很生氣的要求毛利謝罪,還說你再敢胡亂猜疑勇利的話,就把你扔進貝加爾湖。(此湖請自行百度)

↑ 

接著案情又回到原點,柯南想了想覺得要再調查一番才行,便提出要上廁所,勇利擔心的說襲擊瓦吉姆的犯人沒準還在附近你一人太危險了...柯南就說那勇利哥哥一起來吧~維克托就馬上反對,柯南就說那維克托哥哥你也一起吧,結果毛利氣得大罵,目暮警官說反正他們倆沒嫌疑就讓高木刑事也一起去了。因案發的洗手間已被封鎖,所以他們只能去另一個,途中柯南找到了雪野謙也當時所處的走廊位置,在那一站確實有聽到樓上洗手間辦案警察的對話聲(柯南還喊了聲毛利大叔確認了一遍),因此雪野的證詞沒有問題。接著4人上完洗手間后,柯南就趁高木不注意把維克托和勇利拉著跑到演出用冰場。

到了寬闊無比的冰場,柯南一下子就發現了停在場上邊緣處的一大型物,問了后維克托回答是製冰車,還回答了其工作構成和如何工作(其中有提到會自動削磨冰面并把冰收進槽中),柯南就好奇了爬進了駕駛室,一下子就發現開著的槽,而讓所有人詫異的就是,那裡面完全空無一物...那就說明製冰早已結束,而且製冰根本不需要多長時間(20分鐘左右就行),所以勇利的尖叫聲這裡也是能聽得到的,因此所有人立刻返回接待室要重新審問負責製冰的冬野貴夫。(破案開始)


回去后,柯南他們立刻匯報了所見的情況,對此冬野有些支支吾吾的說自己只是中途不舒服去休息了一下,接著柯南從佐藤刑事的指紋調查結果中得出了一重要情報,也趕緊問維克托一件重要之事,就是瓦吉姆昏迷前說出的「――るそ、…じぇ…しぇ…」這些字是什麼,維克托立刻反應過來這是2個俄語單詞,分別是Кольцо(戒指)和Защищай(保護了),他馬上也明白了,犯人本來就是偷走了勇利的戒指準備沖進洗手間丟掉的,而正好被瓦吉姆發現并制止,關鍵還有就是,瓦吉姆其實是左撇子,但他是特地把戒指擦乾淨后用右手緊緊握著,這就是在傳遞一個信息:犯人的右側or右手有什麼標誌,在場的全體僅有冬野一人有符合的特征:右臂上有腕章。而勇利和雪野也說出了自己沒敢確定的情報:勇利在找戒指時發現瓦吉姆前,直至發現后,2人都沒聽到冰場那傳來製冰車的聲音。望著已經無法再狡辯的冬野貴夫,維克托也冷冷的說:嘛,瓦吉姆醒來後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終於冬野露出了瘋狂的本性,原來他是勇利的NC粉一名,心裡無比憎恨著維克托,大喊著如果沒有你明明我就能發現勇利并治愈他了,還從自己的沙發下拿出藏著的刀指著維克托。

↑ 

就在冬野的刀要刺向維克托時(因距離很近其他人都趕不上),突然他被一腳踢飛,只見是勇利抓著維克托的肩膀,隨即給了冬野一漂亮地迴旋踢(踢的是人家肚子,有研究表明花滑選手的跳躍衝擊是體重八倍)。


↑ 此時勇利語氣和氣場全變(皮笑肉不笑),非常憤怒的指責其這種惡心行為,也對其十分厭惡,最後還問:話說,你名字叫什麼來著

接著,冬野被捕,瓦吉姆也很快甦醒,雖然沒事但還是要去醫院做檢查,維克托和勇利親自送了他上救護車,演出也能及時正常舉行,在開演前柯南一人到走廊去買飲料喝時,已經整裝好的維克托出現在他旁邊。


↑ 此時維克托開始用英語跟他對話,柯南也一樣,維克托先是感謝其(因為他的誘導能迅速破案),當然也看出他的不一般,就問你cool kid,你究竟是何人?柯南也例行回答:江戶川柯南,偵探是也。

隨後維克托就拉起柯南,說為了感謝他要把他帶到了特等席——選手專區觀看,在那也見到了整裝好的勇利(穿的Eros服裝),勇利上場前也不忘拉了下維克托的領結說“只能看著我哦,能滿足我的只有你”。


↑ 勇利上場后,柯南不禁吐槽:那個,再怎麼樣你們可是在小孩面前啊

維克托:這是很不錯的榜樣吧?偶爾貼心私語也是很重要的哦,你再不好好傳達的話,可愛的GF就要變心了哦?

這一下把柯南大驚失色,維克托還給個WINK說:演技還需磨煉啊,“偵探”君。

柯南:...哈哈,哈....

此時他心裡除了咆哮還是咆哮........還表示今晚要用新一的聲音給蘭打電話....


過了段時間后,某天毛利偵探事務所收到個快遞,是寄給蘭的,正是之前表演的觀眾抽選限定周邊,裡面是一張維克托和勇利的照片(明星專用的那種周邊),還有2枚戒指(也是周邊),蘭高興的戴了起來(尺寸正好),給柯南戴了另一個小尺寸的時候發現也正合適,而蘭選擇帶右手的無名指是因為照片背面的留言:


↑ 就是他們倆為了感謝特地定做的戒指尺寸,還寫明了請戴在蘭和小偵探的右手無名指上。

最後,柯南看著右手的戒指,想不明白為何右手,此時正好電視上在放那2人的採訪,正好解答了在俄羅斯意味著結婚...


↑ 望著屏幕上亮著戒指秀著恩愛的師徒倆,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柯南只得感歎:這群人真閑....

如果再遇到他們的話,不用想,直接一腳踢飛。


END


感謝看到現在的您,如果能啃生肉的請盡量去啃原文并給太太打分。

评论
热度(47)

© アズヤのへや | Powered by LOFTER